【原廠專訪】人物風采錄-與大師對話

 

人物風采錄

     瑞士darTZeel總設計師 Hervé Delétraz
                                                                     
    2010年3月7日最新訪談
  mono & Stereo採訪 聲儒企業譯文

台灣Hi-Av影音部落 報導

Mono & Stereo:您何時創立darTZeel這個品牌?為什麼取這名字?

Hervé:下一個問題中有我更完整的回答,這幾乎是我從小到大的整個人生歷程。darTZeel這個品牌名字是從我的姓氏-Delétraz 所拆解出來的字謎。我們的器材於2002年在紐約市由Stereophile舉辦的展覽會上首度公開,並隨即進入商業化量產,隔年便在全美國展開銷售。美國是第一個引進我們品牌的海外代理商,其餘各國代理跟著接踵而至到來。

Mono & Stereo: 能親切的告訴我們您的背景嗎?

Hervé: 哇,那可是很長一段故事呢!
我十歲收到第一份禮物是飛利浦電子實驗器(型號是1000系列,你們當中若有人也許還記得的話)之後便做出我人生第一個雙頻道無線電收音機。當我12歲時,已經發現了音樂重播的樂趣。從那一刻起,我偷偷潛藏在數不清的專業音響雜誌上和五花八門的各類音響展裡。15歲時我進入日內瓦電子工程學院就讀,畢業於1984年。我人生第一台自創的擴大機,猶如醍醐灌頂般的領悟出訊號放大器。事實上那是一部D類擴大機,而且聲音還很棒!
總之,我不完全滿意那一次創作。於是我回過頭擁抱純類比領域,開始著手所謂的NHB-108計劃。它一共花了我16年的時間完成NHB-108所有電路設計。從NHB-108計劃開發到完成的電路創作過程中,我申請到許多以前從來不曾被發明的電路專利。專利申請過程當下,NHB-108的訊號通路是史上最“極簡”的設計之一。這項電路設計提供極為寬廣的頻寬而無需使用任何總機負回授(global negative feedback)。當然啦,我可不是花了16年每天埋在設計工作上好像全職工作。是的,瑞士的生活步調蠻緩慢,但正因為這個理由我需要外出上班來賺足夠的經費從事設計開發 ...... :)   總之,花費了那麼長的時間反而幫助我跳過,並遠離那些已經被設計出來的電路。我擁有所有的時間來慢慢設計,沒人會催促我。那真是個神聖的時光,因為現在的壓力來自此刻下所有的事務我都必須掌控在時間下內完成。我喜歡壓力也喜歡挑戰,但偶爾我蠻懷念最早那一段設計開始之初的日子 !

 Mono & Stereo: 你過去可曾受到任何事件或來自任何你崇拜對象的影響嗎?
Hervé:  噢,當然會有 !在瑞士,我們有不少相當優異的品牌,譬如Nagra,Thorens,Swiss Physics。特別是ReVox - Studer。
我特別對ReVox的公司創立者Willi Studer感動。過去,他們曾經在蘇黎世舉辦過最大的FERA音響展,Willi Studier就是那個展覽組織的原創人。我自己擁有ReVox公司出品幾乎所有器材,除了reel-to-rell盤式錄音機之外,因為當時對我來說實在太貴了。20年後的此刻,我終於開始搜集那些優異美好的盤式錄音機 ..... :)

Mono & Stereo: darTZeel這個名字可否有特殊意義(TZ大寫字母)還是說僅僅只讓它看起來不錯?

Hervé: 你答對了!正如上面題目的回答,ReVox中間有個大寫的英文字母。我選擇同樣的方式來對我在少年時期最仰慕的公司作為一種獻禮。我趁這命名的機會用Zener二極管的Z當作第二個字母的排列,Zener是個很基本的電子元件。

Mono & Stereo: 你花在數位領域的旅程遠比任何事情都來的久,但最後卻放棄  為什麼?
Hervé: 我首度設計全數位式擴大機那個年代,必須自己開發類比轉數位的所有電子元件。那個時期沒有任何地方提供現存元件製品,特別是針對在性能條件上符合我要求的元件等級。很長一段時間下--好幾年中我試著想開發“完美”的數位擴大機,面對當時最大的問題在於我不以全機負回饋來校刻時基誤差雜訊-- 我在1984年的原始數位擴大機創作中已經開發好一個Open-Loop開環廽路設計--當時最大問題就是頻率響應--很明顯的受喇叭阻抗值影響,因為用了輸出濾通。總之我還在思考數位擴大機,正為了想要理解在這個全新,充滿條件的紀元下......

Mono & Stereo: 數位音響在過去幾年中即將來臨了嗎?
Hervé: 如果你的意思是說 “darTZeel什麼時候會推出數位訊源器材?”,坦白說,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答案 ..... 最近我試聽過一些品質非常優異的數位訊源,而且擁有相當不錯的性價比。 在設計中---試著要設計---若將價格條件的因素介入下,想要打敗目前這些已經非常優異的競爭對手會相當困難。進一步來說,數位訊源在未來5-10年內還有長足進步的空間。 屆時,也許我們會面臨最接近完美的發展曲線時,我再考慮設計一部數位播放器。
從另一端來看,就算我偶爾被數位化吸引想跳進這領域,我此刻只想專心並致力在純類比製品,因為還有其他相當多的產品設計都在我腦海中...... :)
若會推出數位訊源,只能說 ..... 幾乎......全看機會 !

Mono & Stereo: 你從不是平衡線路的迷  認為雙份的電子元件帶來雙倍的麻煩?
Hervé: well,是也不是 ..... 全然要看你想在那一種運用條件上來設計那一種佈局。
我不想在這裡就技術性和物理性作太深入的回答,但在聲音在進入空間中繁殖時,聲波是以不對稱的方式呈現,不是以平衡方式。
平衡線路主要被運用在專業音響控制室裡,因為訊號需要跑非常遠的傳輸距離,在中途中不會拾回雜訊。也因此利用這佈局提供麥克風一個為人所知的+48伏 幽靈供應器。你沒辦法運用它在單端連接上。總之,若你在控音室裡觀察一個混音console的內部構造,你就會知道訊號是被轉譯成單端模式進行,平衡模式只被運用在混音console之外用來負責運送訊號(In/Out)。若你觀察喇叭的負載,也同樣情形。你同樣能從喇叭內部的分音器上發現 -- 百分之99.9的訊號都採以單端進行,而非平衡模式。在我的設計裡,是的,我本能的選擇單端模式,因為我要讓訊號通道上盡可能地用最少元件。實際上若以平衡設計進行則會加倍數量徒增那些元件。

Mono & Stereo: 以樂器來類比音響的方式多半是困難的,但你卻和我一樣經常用它來比喻。當聲音接近真實樂器時,音響有許多不同的類比方式來舉例。一個真正的音樂家懂得樂器的原理和製造材料將他們喜愛的聲音表達出來。 你同意嗎?麻煩請發表詳述

Hervé: 事情不是那麼的單純可以將樂器和音響器材之間以簡單的方式作為比較對象,尤其大家都知道電子元件是不會動作的。我們太經常被一件事實給誤導--電子訊號只處在一個二元空間中。 乍聽之下好像是對的,但其實在我們身處的這個世界裡--這裡我們不提量子 :)是三度空間,甚至是四度空間若你將時間給加上去計算。 這就是第四次元--時間要素是音樂重播的關鍵變數。將一件樂器製彈奏出音樂出來本身就是處在一個非常復雜的模式裡,我是指真實樂器的聲音是以全方位方式來發聲,但事實上情況比這更椱雜。因為聲波不是平均散射在所有方向。當你想用電子領域的方式再生音樂,你就必須以正確的時序下播放錄音,完全不能改變這兩個連續性的訊號關係。
人類的耳-腦系統比起這個世上最頂尖的錄音麥克風還要更椱雜。以電子學觀點論之,頻率直接關聯著速率。在人類的世界裡,我們能分辨出速率和時間之間的關聯。我們身上擁有不同的“感應器”來捕捉不同的觀感。

一個非常老的老人--舉例來說--譬如我 :-)無法聽見任何高於10KHz的頻率,但卻容易的辨認出三角鐵,鐎鈸和鍾的聲音,這時若以麥克風在10KHz時切除,會顯著將暫態反應邊緣柔化然後讓前面三種樂器的聲音感覺起來都差不多.......所以,當事情落在擴大機上時,如果我們能夠小心貼近來處理時間和暫態彼此間的關係,連貫音樂的“位元”,不需透過費力聆聽,我們的耳-腦系統自動“接受”它就當做它是個活生的音樂一樣。這就是我試著理解之處,這也是其中一個原因為何人們不憎恨我們的器材 .......

Mono & Stereo: 在我的訪談中,音樂性的表現是我一直想要強調之處。我不在乎器材的價格標帶;如果特定音響器材無法將音樂原本那份自然情感給流露出來 那麼它就是廢了。這觀點也許有許多方法可以解決,但成功者無幾。 請你說明你自己的方法 ..

Hervé: 最大的問題是,特別是正當你還身陷在 “一個永遠無法結案的設計” 輪廽裡,最好方法就是停在你設計的機器的某特定點上。我確信多數的設計師對此會心有同感。都想試著趕在那個管行銷的經理傢伙大喊 “ 給我停!” 之前最後一刻還能有機會更進一步的改良它。我們darTZeel算是一個中小型的企業,在我部門裡我比別人擁有稍多一點的自由度,一般來說我可以幹掉 “你會後悔不及” 那檔事,充分自在的面對我要的後果。
價格是最後無可避免的因素,我很清楚的明白我們自己的機器不屬於那個讓人最無法供應的起的那台器材。我可以對你發誓 我的設計中絕不是為了奢華的理由要讓它昂貴,而是為了音樂重播的樂趣而生。
當一個設計品無法滿足我的目標時,我不會讓它進入生產線。當第一件正式的試驗品終於完成後,接著我會邀請所有我熱愛的朋友,我對他們緊迫盯人直到他們在我的聆聽位上好幾個小時,一直到他們能夠對我提出聲音表現上的評語,喜不喜歡 ......回到1999年,我很幸運的找出相當簡潔的設計方法,一個超越我自己本來期許的結果發生了。darTZeel絕大部分產品直接衍生源自這個原始設計,它們似乎需要點證明來顯示自己的能耐。很幸運的,我不在原本已經設計的夠好的地方上再蹉跎,我向來都試著向前邁進,就像我解決一個2+2行動,我是這麼的想的 ......  :)

Mono & Stereo:  有一句話說,音樂是靈魂的窗戶。你同意嗎?

Hervé: 噢,當然同意,我甚至比只是同意還更加認同。當許多人問我 我怎麼讓這些元件發出這樣的聲音來,事實上很難給一個答覆。正因為我完全不知道!我通常會說我加了一點我的靈魂在每台機器裡。
這絕非魯莽的說法,而是我僅能形容的最貼切的方式,我將自己獻給了音樂再生。所以我絕對是認同的,音樂是個巨大,豐富的,神奇且敏感 打開我們靈魂的窗戶。

Mono & Stereo: 你如何看待元件之間的共振傳遞原理,機箱等等?影響聲音表現的層級大小?

Hervé: 箱體已經被確認是音響器材聲音好壞的關鍵因素。幾乎所有電子零件都具備高度的 “微型耳機放大效應” 能將震動導入電路中。
當我們在做唱頭放大線路最初的性能測量時,在它們還沒被裝設到前級的機箱內之前,我們透過FFT波形分析儀可以看見拍手的聲波對它的影響,甚至站離它5公尺遠拍手也一樣影響甚劇 !也正為了這原因,在那當下裡我們保持非常的安靜 ...... 環境外在我們不想要的磁場對電路的影響力也很大,因為每件金屬都反應出受到類似的環境干擾影響。當然,一個唱頭放大線路比 line stage更趨敏感,而 line stage又比power stage更易受敏感,總之在每一個步驟你都必須小心。從另一端來說,power stage比起 line stage採用較大的變壓器因而產生更多磁場。內部元件佈局也是非常重要,和上述提到的現象同樣理由。

Mono & Stereo: 開環廽路(Open-Loop) 的輸入和輸出級對我們帶來什麼優點?

Hervé: Open-Loop最大的優點在於它的頻響不依賴任何“回溯動作”補償。它的意義在於電路中內部增益和相位不會改變頻率。而Close-Loop閉廽路,你當然能藉由補償許多譬如失真,input/output阻抗,但這些校正方式無法應用在上述同樣方法來對抗頻率以利於重播。有點像父親和兒子之間的關係。如果兒子一直詢問父親要做什麼事,整體來說是一件好事,但這兒子永遠不會自在的開創自己的路。若父親從不指派他兒子做事,他兒子會比較容易展現自己個性和人格。一個Open-Loop廽路不會試著去“修正”錯誤,但只會放大它所接收的訊號。當然,若它是個設計不良的電路,結果就會很慘。但電路若設計的還不錯的話,訊號就直接被放大不會被“修正”。進一步來說,Close-Loop廽路(negative feedback負回授),永遠不會在real time條件下動作,反而一直逾時,儘管逾時時間長度很短,假設超過人類知覺。我個人不相信在音樂再生上,有什麼能“超越我們人的知覺”。其中最困難的是在一個寬廣的頻域中設計一個Open-Loop廽路,其兩者之間是矛盾對立的,但還是有所方法的.....  :)

Mono & Stereo: 最近每個人都在談論電源供應器,在你的觀點到底他們多重要?你和其他廠商的差異在那裡?

Hervé: 我不認為我設計的電源供應器和其他廠商比較起來有多麼特別。我不會只是說“電源供應器只是電源供應器”。再說,當人們對歐姆定律有充分了解時,對什麼樣子的電源供應器負責什麼樣的電路心中就會有一個底。對這點來說,我同樣喜歡簡潔設計的電源供應器,若條件允許再加上Open-Loop regulation(開環廽路控制)設計,儘可能以最少組件運用在電源供應級的每一處上---這可不是說當條件需要時我不用椱合控制。

Mono & Stereo: 真空管vs電晶體的老掉牙舊爭論,你顯然經歷過這兩大派別 ,看起來你已經做出結論來。 請論述你的想法,以及為什麼?

Hervé: 我不會特意在這兩者之間做出分類誰是最好的。真空管是個相當高速的裝置。而且還繼續被應用在廣播射頻上用來負載頻率。真空管還能勝任負載非常大的電力--也被運用在無線電發射上--其特性表現和電晶體能夠辦到的一樣好。
我個人相信我能以真空管設計出一台聲音非常接近darTZeel目前機器的擴大機,或者將這兩者反過來設計,我同樣也能辦到。我還是學生時在學校內的學習重心都放在針對電晶體的運用,這是實話,而且我蠻享受和這些個晶體相處。體積可被最小化和高穩定度是電晶體的優點,比較不貴。溫度也可以冷一些。

在我的觀點,真空管可從來沒死。特別針對音樂再生這件事。我真的認為電晶體擴大機的聲音普遍上表現差強人意是因為,它是如此 “容易” 被過多的濫用在各個不同的製品上以便可以補償他們在設計上的瑕疵。與其如此,倒不如更認真思考如何從電晶體身上發揮出它應有的價值,正如同我們的祖父輩他們那一代,手上僅有一些管子可用時同樣的精神....

Mono & Stereo: 有許多針對負回授(negative feedback)設計上的懷疑論點。darTZeel沒運用 無全機負回授嗎?(No global negative feedback)

Hervé: 負回饋是個閉環廽路(close-Loop)。 退減式回授(Degenerative feedback)是一種補償作用的電阻器,直接連接在電晶體末端上,但不是一個真的負回授(在這個議題上,“環路"僅被用在電阻器周圍)從來沒有任何一個可工作的有效設計可以不採用任何負回授。在darTZeel電路裡,我們僅運用非常微量的退減式回授在輸入級。第二級設定伏特增益,在這一級用了小量的負回授。事實上我們使用了2個半負回授;為了不讓正級部分直接影響負極區塊,每個極性腳上使用一個,反過來亦然。第三級,輸出級是個完整的開環廽路,並運用各類型的負回授。我們當然不使用任何全機負回授。全機負回饋是從輸出端那裡占用一些訊號然後回授到第一級的輸入端來讓相位反向,主要用來補償任何瑕疵;這是最糟的方式---但也是最容易的方法---如此的回饋方式被廣泛的用在再生器材上。

Mono & Stereo: 元件的生命周期來自知識以及所運用的科技,你這理念是如此深奧......

Hervé: 這裡沒有什麼大秘密,只是來自過去的一些經驗.... 當你理解一個元件的生命周期是每提高溫度攝氏5度,壽命折損一半,你自然會試著將機內溫度和散熱給照顧好 ....  :)

Mono & Stereo: 獨特溫暖的黃/金顏色的鋁合金前方面板配上特殊的紅色散熱片,有著猶如老爸般不受時間影響的外貌,什麼事驅使你有這份 harmony?

Hervé: 感謝你用 “harmony" 這個字來形容。它就這樣來自我的想像,但不是每個人一開始就喜歡這些色彩。我認真的想要我的機器不僅要有別於其他人的聲音,還要包括他們的容貌。我選這些色彩正就因為我喜歡這些顏色,而且我還發現他們可以和老木家俱相當對搭。真是有趣的可以,幾年過後我才明白紅色和金色(或黃色)是日內瓦官方指定的州旗顏色.....也許我的下意識受到他們的影響也說不定....
現在,經歷了這麼一些個年,我們的顏色已經成為我們的商標,僅憑著一瞥,幾乎任何人都能辨認出我們的牌子。事實上所有我們的 ”老“ 客戶都喜歡這些顏色,然後說他們喜歡在紅色金色下聽著音樂 .....  :)

Mono & Stereo: 有許多方式運用在音量控制上,你卻選擇光控模組運用在增益控制器,我猜想光線應該不是唯一條件讓你做這選擇,請親切的詳述之?

Hervé: 當我在設計NHB-108 Model One立體功率擴大機時,我決定--不僅要設計一個非常 “簡潔” 的音響廽路,其次目標是盡可能保存一個最棒的訊號通路。
所以這說明了在NHB-108身上沒有任何接觸,繼電器,或轉換器在訊號通路上;當音樂播放中你將AC電源線拔掉,NHB-108擴大機還能夠維持播放大約20-30秒,把留在電容中剩餘的電力完全搾出。
最大挑戰在於-如何將NHB-108擴大機身上的哲學運用在前級的設計開發上。我遭遇最大的問題在於-如何能夠在音訊來源之間做切換時完全沒有物理上的接觸,甚至更重要的是,我如何可以改變音量而無需使用到擦除式電位計和繼電器,甚至類比陣列轉換器(switched array,MosFets)。經過一番思考許多相關上述事務後...... 有.....一道光打在我頭上。為什麼不干脆利用光來使用光感電阻器呢?這並非是個全新的主意,我知道已經有其他設計師想過同樣的方法。
總之,這個科技本身有個很大的弊病。這些感光元件完全無法線性表現。而且每一個樣件性能還無法表現一致......接著....軟體之神出現了。
我們終於能夠如願以我們想要的方式將那些特殊類比的感光耦合元件給統一測量和控制。上述呈現的結果就是--NHB-18NS前級,全球首次而且也是唯一從輸入到輸出端的訊號通路上完全 “零接觸” 的前級擴大機。避開任何接觸的機會大大改良了透明度,就我自己所知道,我們的客人非常喜歡它 ......

Mono & Stereo: 你顯然選擇雙極性電晶體 甚至僅用很少的量,但是輸出功率能卻夠讓其他許多功率擴大機嫉妒,為什麼?

Hervé: 在這裡再次的,我選擇雙極性電晶體主要是因為他們可在少量的情況下很容易來驅動。對我來說,我特別喜歡他們的聲音--比起MOSFETS的方式,他們能發出更緊密,更具形體的聲音。MOSFETS很適合運用在D類擴大機,總之~那是個別後故事了....

Mono & Stereo: 在NHB-108 Model One的設計上,快樂的臉上的那個鼻子到底是什麼?

Hervé: 正如你已經知道的,我不是個太嚴肅的人。音樂應該是一件有趣好玩的事情。 如同那兩個大型LEDs的眼睛提醒著我--我就是這麼稱呼他們的我很自然的把那個位於中間的電源開關叫 “Power 鼻子”。同樣的方式,我把前級的音量控制器叫 “快樂控制”。

Mono & Stereo: NHB108 Model One 每聲道只用兩個雙極性電晶體 ?

Hervé: 是的。我只想用非常少量的元件。若不以很嚴謹的態度來設計,椱合式並聯的元件會導致聲音無法對焦。那是因為不同繁衍的時間延滯導致。
在使用僅一對之下,這個問題完全不存在 !(我們才剛發表的NHB-458使用了4對bipoloar替代每聲道原來的一對,但在線路設計上在這裡不同,這可是受益於超過長達9年的研發......)
通常在單一對bipoloar雙極性電晶體的情況下你無法獲得50瓦以上的功率。這得感謝我那個監控裝置電路。讓我能夠監控所有電晶體參數,而且還能夠在安全區內讓他們以最接近最大極限區內運作。因此我們可以讓每聲道在4歐姆下取得高達230瓦(NHB-108號稱每聲道160瓦),美國Stereophile雜誌的測量。不曾擁有NHB-108擴大機的人通常將它當做是一台低功率的擴大機,但它可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它的聲音非常飽滿,超脫出我們通常對外的建議宣稱。

Mono & Stereo: darTZeel CTH-8550 在High-End秀展裡以及媒體上帶出很大的衝擊。你認為它仍具備darTZeel聲音的特質還是僅有一點?

Hervé: CTH-8550是darTZeel現役產品線中的新人。性能上不完全優於NHB那兩件分離式機器,但至少是在允許的低價格區內,其表現也非常接近NHB了。CTH代表接近天堂的縮寫(Close To Heaven 宛如天堂),“8850” 是指擁有百分之85那兩件式分離前後級的聲音表現性能,一半的價位。聲音特性完全屬於darTZeel簽名特色。你必須親自去聆聽來相信自己的耳朵。唯有在這兩套設備互相聆聽比較下你才會注意到他們之間的差異性。

Mono & Stereo: NHB-458是你純粹一個宣言產品 或是一個真實價值屬於-價格無論帶,沒得省,令人啞口無言的態度?

Hervé: 以上皆非。事實上是我的代理商要求下,希望我能設計出一個超大功率,非常大台的功率擴大機而來。我回答他們 “可以”。但若是連我無法設計出比NHB-108更棒的聲音表現,那麼就終止這個計劃。若聲音在那個性能表現層級上不是我要的機器,我不會去設計。所以它符合一個真實價值的-價格無論的設備。此刻,事實上它也是我自己的價格無論..... :)

Mono & Stereo: 最近這些年來有個說法將音響售價設定在一萬美元做為門檻,但CTH-8850以幾近一倍的售價於門檻之上。darTZeel的器材向來被受那些能夠體認,也同時備受尊重精良工藝技術的消費者愛戴。但你自己認為那裡是劃分價格的邊緣帶呢?

Hervé: 是事實,darTZeel的設備蠻昂貴的。現在更能確認它不便宜。過去三年來的全球經濟危機風暴促使瑞士法郎不斷升值,我們都因此大聲疾苦。就在八年前,一塊錢美元兌換1.7瑞士法郎。今天,兩邊兌換率幾乎相同。幾乎全歐洲處於貨幣疲軟,我也只能悲歎這個事實。總之,當你打開我們任何其中一件器材然後看看它的內部,你馬上明了為何它有這麼高的價值。我們的製造品質經常被用來和瑞士機械腕表做比較,我可不是指像Swatch那一類的...... :)

Mono & Stereo: 對你來說Hi Fi產品從什麼時候轉捩成為high-end製品 ?

Hervé: 20年前,那個時候我們只談論Hi-Fi。High-end這名詞是後來的事情-至少在歐洲這裡 -- 比較起那些在70和80年代中的 ”套裝系統“ ,它也只是另外一種用來稱呼品質較高的音響設備。對我自己而言,這無關價格,僅非常少數音響系統能夠播放出真正的音樂。我們的產品科技和品質目前位居在整個業界的頂點位置,相信你也可以從許多價位更低一些當中找出令人滿意的音響系統。就像汽車等級一樣,若你只是要從A點到B點的行程,任何車子都能滿足你的需求,若你想要一台跑最快的,自然要付出代價 ...

Mono & Stereo: 你如何解釋darTZeel的公司追求的目標?

Hervé: 主要目標就是要分享再生音樂真正的熱情給所有愛樂者和發燒友。在下筆的此時,darTZeel目前還是一間非常年輕的公司,隨著未來的降臨我們很確信它還會持續不斷著壯。我們會以一步一腳印的態度拓展新產品線。我其中一個夢想是希望在一個合理價位上提供傑出品質的器材。但這條路並不容易走,它需要一些時間來發展。請相信我在這部份很努力的投入中。

Mono & Stereo: 你們和競爭對手之間有很鮮明的差異性,到底差別在那裡?

Hervé: 我不知道什麼是我們和競爭對手之間的鮮明差異。我想能夠維持獨立運作,而且不受到來自一整票不同意見的工程師的干擾會是個原因。我的產品並不百分百完全透過我來製造。我會盡可能一直持續這樣的運作方式--想像我夢想裡的器材,然後開始著手和那些完全知道我想法又非常靈敏的工作伙伴們一起工作。像這類的通力協作方式允許我保有以我自己方式從事開發設計的驅動力,同時我可以仔細聆聽著別人說的其他優異器材.....

Mono & Stereo: 你在開發設計原型機時都用哪一類音樂作為參考?

Hervé: 非常好的問題!噢,許多老錄音(Jazz/pop/rock),多半他們都不是錄製的很好。我要找的是在音樂中那份股情緒動感,而非錄音本身的優異與否。許多設計師很單純的忘記探求這件事情的態度,我想這是很慘的.....

Mono & Stereo: 有沒有可能再提供一個更令人負擔的起的綜合擴大機?你未來會有這樣的計劃嗎?

Hervé: 會的,請參閱我在上述問題的回答(darTZeel公司追求的目標)

Mono & Stereo:  許多人非常欣賞CTH-8550的唱頭放大,你能告訴我們多一點相關資料嗎?

Hervé: 如同我在上面回答過你關於"真空管 vs 電晶體”問題一樣,我相信即使不使用非連續性電晶體,你一樣能設計出一個優秀的唱頭放大器 ..... :) 

CTH-8550裡的 phono stage使用綜合廽路,但不是給phono stage的專屬廽路......我們以麥克風放大級來嘗試達成這個目的,顯然的,我們得到回報了....

Mono & Stereo: 你對於類比/黑膠的復興的整體看法是什麼?

Hervé: 是那一個復興?黑膠可從沒死過,而且將來也不會。 全世界提供著許多的黑膠唱片,就算它們已經是刮傷的。黑膠是唯一我所知道已經存活超過60年的媒體而且品質完全不會損失。我不確定同樣的事情在硬碟上面是否能夠如此.....

Mono & Stereo: 你和美國Playback Design數位訊源之間有什麼關聯?在他們的機器上提供了darT to Zeel 50歐姆的端子可連接到你的擴大機?

Hervé: Andreas Koch,Playback Design的設計師,是我的朋友。他也是瑞士人,但長期住在加州。當他設計MPS-5時,很親切的來詢問我的意見他是否可以將50歐姆輸出端移植到他的訊源。我簡單的回答他:“可以,我非常樂意!”

Mono & Stereo: 你如何看待今日這個階段的high-end音響器材?

Hervé: 我們同時身處在一個麻煩的年代。數位在過去是再好不過的事之一,接著MP3風潮來臨。它帶來許多迷惑,讓人們誤解 “數位”,和聲音的 “品質”。這些是我們的任務---我們這些老音響傢伙---要教育下個世代的人們關於美好的音樂要如何以正確的方式播放可以聽起多厲害。我對於未來感到自信,我很確信我的“孫子們”還會買黑膠 !

Mono & Stereo: 什麼事能控制darTZeel的未來 ?

Hervé: 那得根據你的未來會是什麼? 明年10月我已經48歲了,我自己的狀況還不錯。我計劃為事業奮鬥下個50年..... :)  所以你自然會在未來裡看見許多其他產品。我的意思是指新產品。我們不喜歡將現役產品光給他們換個新機箱之後就稱作他們是 “新世代” 產品。我們的現役產品是為了能夠提供用家 “永遠使用” 的概念下設計。就算以後有新的兄弟出現,它們也絕不會過時 .....

Mono & Stereo: 最後有任何想法想告訴我們的讀者嗎?

Hervé: 首先,感謝你們能夠從上面閱讀所有問題一直到最後這裡!花了好長的時間!很久以來我不曾在訪談中介紹我整個生活 .... :) 我想要告訴所有讀者,音樂不只是一件音響器材。音樂是全世界的共同語言,它傳遞所有可能的情感色彩。如果你可能自己設計一套音響系統,請別忘記一件事:如果你能夠透過你自己的系統感受到情感,就盡可能長期留住它,不管它是古董器材或是最新產品。與其光花費在硬體上面,買多點軟體:CDs,SACDs,Vinyl. 當你擁有越來越多的音樂之後,你會知道你的系統需不需要再升級。光靠發燒片不會告訴你實話....

 

獻上我最深的祝福 .... Hervé

聲儒企業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預約專線 : 02-2777-2699  E-mail: service@soundroof.com   地址:台北市中山區復興南路一段18號4樓 網頁設計—程式設計:映鴻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