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象與事實- Grand Prix Audio's conclusions
  mass質量/重量:
我們發現目前市面上販售給的那些器材架本身缺乏足夠的質量對應所需而且必要性的阻尼設計來有效化解共振帶來的問題。
光單僅藉由在器材架懸吊鋼管中填入鉛沙或鋼砂不足以應付震動中所需要的阻尼效應。僅藉由壓倒性的重量比而不去考慮阻尼效應在避震上注定是會失敗的。
任何人都有被從地板傳過來的極低頻聲音震動褲管和腳的經驗,那怕是上千磅重的水泥牆壁也照樣被喇叭播放出的極低頻給震撼。

更進一步來說,震動透過水泥牆結構體可以傳遞相當遠的距離(篹入其他房間)而其震動能量幾乎不會衰弱。

在 Grand Prix Audio 的設計理念裡,我們不選擇以重量質量比的壓倒性態度針對在一個相對震動中的環境作為隔絕震動的方法。

  Suspension 懸吊:
氣囊必須精確配合其所支持之重量,以避免作用為本質上無阻尼之彈簧。適當執行之空氣懸吊系統是前-GPA之最有效的隔絕控制之一。然而其仍具有限制。
以賽車為例,它最大的敵人就是輪胎。輪胎在本質上就是一種大量無阻尼的彈簧,其在遭遇到每一個不平坦的時候都會產生震動。

其唯一的防制手段就是由側壁變形以及與柏油路面的接觸點所產生的摩擦力。以空氣懸吊所產生的唯一阻尼就是由其上所荷載之質量所產生的摩擦力——這是一種原始的摩擦減震,和上個世紀初時用於四輪馬車和早期汽車上者相同。彈簧懸吊的問題在於其無盡循環的天然傾向,直到其將動能轉化為熱能而靜止為止。和鐘相同,彈簧是一種極度共振的結構,需要阻尼器來控制其運動。自從車賽中禁止使用電腦化的液壓減震系統以來,具有數千種可調整氣閥設定的精細機械系統便負責對彈簧進行針對任何賽道表面缺陷之頻率及幅度的最佳控制。在考慮到使傳統的彈簧懸吊系統適當作用所需要涉及的高維護變數,我們決定不要以任何原始的方式來依賴它。相反的,我們想要使用具有整體阻尼的非金屬彈簧懸吊系統來懸吊我們的支架。

  Damping 阻尼:
我們發現,阻尼是諸等最為有效的系統中具有高度重要性的面向。我們因此將焦點集中在將其以高級功能執行在我們的設計之中。
  de-Coupling 導震  (第二時間點上的震動運送,稀釋能量):
在檢閱了目前既有的導震設計之後,我們得到結論:在正確使用下,用於重工業的各種Sorbothane配件及衍生物是最為有效的導震裝置。同時,我們的試驗顯示,此等阻尼界面可使構件本身產生的能量衰減極高的百分比。
  Materials   材料:
在針對我們的設計進行材料及構造細節的評估時,我們判定,在主要目標為隔絕的時候,所有類型的金屬都具有無法接受的限制——正如賽車業早在數十年前就已因為類似的理由而拋棄了焊接的金屬結構,並取而代之開始擁抱高科技的複合材料。因為強度及成本的考量,我們將會僅在直立的支承柱使用金屬。為消除所有金屬都會有的震盪問題,我們決定使用大直徑之厚壁304不鏽鋼柱,但需要比壓載更為有效的阻尼方案。由過去為原型Mazda有軌街車的吸震擋泥板所作的研究之中,我們知道該到哪裡去找這個答案。關於Champ汽車頭枕的研究亦已提供了額外的數據(為了應付某些致命的意外情形,頭枕已經變得非常的先進)。我們所用支承柱的特徵在於其具有外部塗覆的厚層阻尼物質,其可在即使無壓載之情形下阻斷震盪。

在使用市售的振動台進行最初的原型試驗之後,我們迅速發現,我們的新穎設計甚至會對實際的振動台產生阻尼,因此無法取得精確的試驗數據。我們被迫自己建構結合高感度毫伏特加速計的振動台。我們接著使用實際音樂信號的控制輸入,測量我們自己的原型以及所有形式的競爭設計,同時記錄其所產生的衰減量。在開發出我們高感度的測量設定之後,針對我們的設計與當時市場上最為成功的氣囊懸吊設計所產生之共振衰減,我們可以明確定量出高達45%的改良。

  Integration 整合:
和我們先前的賽車相同,我們相信,底盤本身對於整體表現而言應有重大的影響,並可提供諸多為取得最佳效率所可能需要的阻尼功能。我們從先前的試驗中得知,我們無法製造出一種足夠堅硬而完全不會振動的結構。阻尼將會是關鍵。此點引導我們朝向一種具有彈性、完全獨立懸吊、經高度阻尼的結構,其可能會要拋棄一般廣受歡迎的高質量理想,並需要精細的複合材料技術。我們在現代的碳複合材料方面具有深入的經驗,並認為這些材料是完美的自體阻尼材料,其具有高硬度但重量又輕,同時也具有可以優雅塑形而提供細緻外觀的能力。可使用有限元分析來設計結構,使其具有最佳的阻尼特性,並具有足夠的固有彈性但又具有足夠的強度來支持指定的荷載。
   
聲儒企業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預約專線 : 02-2777-2699  E-mail: service@soundroof.com   地址:台北市中山區復興南路一段18號4樓 網頁設計—程式設計:映鴻設計